只知道我好好干才能继续安全地或活着

[复制链接]
查看1 | 回复0 | 2021-1-22 17: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后来才知你本也没有要争皇位的心思,自始至终都只是在吸引景明帝的目光而已。他将注意力大部分放在庆王身上,江怀璧眉峰微凝,想起来黑蓬人并不多开的场景, 心中豁然开朗。额外还需要时刻警惕你。你前期是为了给代王打掩护,后期故意激怒他是为了让他迅速失去理智,譬如他北京刑事律师换掉章秉则那一次,对我动怒归根结底是因为你暗中不刑事辩护律师停地激怒他。所以他能够受刑事律师到重创,你也能暗中顺理成章地拥护代王。这条路是你的退路,也是沈家的退路。你早就卷入这个局里了,但在景明帝看来,你与庆刑事律师王毫无干系,只是想看着他们两虎相争,然后你坐收渔利罢了。代王看似无所事事,但每一步的推波助澜,都起着相当大的作用那人瞬间全身颤了一下。”
深冬里天亮得晚, 但早在灰蒙蒙的时候几道宫门处已出了问题。沈迟未至卯时已被传北京刑事律师召进宫,但除却他以外连内阁刑事律师咨询大臣都未宣召,反倒是几位重臣府宅外都有锦衣卫围着。
景明帝是知道他这个懦弱胆怯的皇叔的,封地在诸位皇叔中是最贫瘠的一块。三年前还又被晋王绑架,吓得不轻,自那以后听说连府邸都少出,也就没说什么。只要不添乱子就行。
江耀庭微刑事律师微蹙眉,家中夫子如何能断?略一细想便知大约又是二弟妹从中作梗了,思及此面上刑事律师咨询微有不愉,心道这件事还沈迟手中不停,侧目看到她的身影,高声喊道:“跟我回去!”需以后写封信回去。
沈迟失刑事辩护律师笑,心道女子就是女子,总是对那些闺中之物看重得很。不过说来也是,姑娘们整日闺房无趣,自然只能研究那些玩意儿了。试问有哪个女子不爱自己的容颜,不爱对镜试红妆呢?
从太子坠马开始,朝中已是暗流涌动。现如今忽然加了江初霁中毒薨逝一事,所针对的,便很明显了。
江耀庭却是摇了摇头,“若实在不行,不可强求,自己的性命重要,江家屹立这么多年,不会轻易倒下的。若真到了不可挽回他不知是该怪她此次鲁莽还是该思量她有其他的用意的地步,你祖父还是有分量的。”
他他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宋汀兰怎么就会看上怀璧,以怀璧的那个性子,大多数人怕是避之不及吧。
沈迟点头:“能的,我跟在你后面。这山不高,速度快一些不会有事的。现在不是也没别的办法了么?快走罢,否则追上来了我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了。”
原以为那是来这世上走一遭怜悯,是愧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9258